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ibregoods

find new genre, kill it.

 
 
 

日志

 
 
关于我

郭亮々。小说美剧动漫爱好者。

网易考拉推荐

日全食印记续  

2010-01-10 10:25:45|  分类: all lives reserv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母有个很奇怪的爱好,就是喜欢吃冷饭,具体的操作方式是,将过顿冷饭烫成汤饭,早上仍旧是这样的汤饭,她说,大概昨天两顿吃的都是热饭,昨晚肚子闹的疼。我想只是偶然吧。吃饭时她说起一句太平方言谚语,大致是这样,“吃一顿,饿一顿,腿如廊柱,白米饭死里撑,腿剩稻秆”,然后说了个地主和不爱吃饭的地主儿子故事,又说起了楼下饭店里的打工妹和她儿子故事以及和店长孙子间的联系,打工妹常打店里的剩饭给自己的儿子吃,又不让他在饭店吃,怕影响不好,所以支捂他到屋后祖母这边吃,他每次都喊饿,但身子壮实,祖母说因为厚爱店长从不让自己孙子来店里,可能藏在家里大鱼大肉吧,但瘦不经风,所以祖母说这老话可是很有道理的,她自己就可以引以为鉴。祖母有一头天使卷的头发,她说要用很多摩丝才能平下去,这是我们家其他人都没有的印记。

昨天午饭后去了趟山头,也就是丘陵上的老家。祖父常常晃悠着上山去,那算是一段相当距离的路,高中以前,我总是相似地在黄昏阴郁的山路中赶路。这次去了趟老家,打开门,里面被叔叔铺了一地的木屑,一起去的是父亲叔叔还有叔叔的大女儿,现在那些木屑成了犯罪现场,虽然叔叔的本意也是希望逮住一两个闯进旧房子里的拾荒人脚印,但这次的脚印太小,小巧玲珑,像是一条条漂亮的虚线,或者说马路中界线,遍布满地的木屑上,显然是老鼠的脚印,但过于艺术,几乎让人难以置信。这些木屑来自几株垂死的松树,其中一株是父亲六七岁时栽种的,有四十多个年头了,父亲在水库边上也种过几株水杉,被台风打掉一些,现在大概还有一株两株幸存,松树的寿命估计到了头或者是染病了,好几次以前他们都在商量着将它锯掉,以防影响另外几颗,半枯半荣的树干内已经住进了白蚁或其它什么虫子,或者干脆已经彻底死了,树桩周遭一圈的木屑,最终叔叔雇人将其锯倒,花了两天时间,抬走将之变成木屑,用了大概一千块钱。四十年,又贴进去一千块,如果算上它制造出来的氧气,不知我们是赚是赔。去到丘陵上的道路好极,很多人又开始寻思搬回来,昨天去看的一处,人家在林间盖了些木房子,真正的木房子,先搭起个防潮的木台,然后一间小房子,木料算上人工费一个小房子要两万,已经搭好了一个,另一个正在进行中,一共要搭建四个这样的木房子,还有鱼池,屋顶上的游泳池,对方本来是做装修生意的,所以打算好了很多有趣的玩儿。这里从来是个乐园,没有其他地方会比这里更好,我寻思。

今天阴天,昨天晴天,这样的日子总是阴一天晴一天。今天预计将会有两个高中的女同学嫁出去,好像批发一样,我只好当成假装没听说,昨天去和十二月初二待婚的其中一位朋友聊了聊,并送去了人情,在岛的南端,叫坎门的地方,在一个叫海都花园的小区二期内铺路,算是个工头,去时坐了公交,回来时仍然是坐着以前曾享受过的他那辆拉风的摩托,不过那时是夏天,现在他全幅武装,大衣头盔手套,我则拉紧了几乎没使用过的兜帽,风很大。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