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ibregoods

find new genre, kill it.

 
 
 

日志

 
 
关于我

郭亮々。小说美剧动漫爱好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丹·布朗《失落的秘符》:无可救要的神秘主义者和怀疑论者  

2010-01-13 11:05:36|  分类: book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严肃的神秘主义者和怀疑论者让人发指,就现实本身来说,我很怀疑他们是否真正存在,纸上谈兵是多数,现实中能有多少七宗罪那样的杀人者,但以此玩儿的人还是不少,就是说,如果游戏,这种伴随人类成长和进化的软件,能让你产生快感的话,我是说,有时候确实会让你起鸡皮疙瘩。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雕塑Kryptos之前早有耳闻,听起来就像是从超人的故乡(Krypton)来的东西,这个谜雕的具体情况如下(来自wiki):

Kryptos由红色的花岗岩,红色和绿色的石板,白色的石英,石化的木头,天然磁石以及铜构成,坐落于美国中央情报局新的总部办公大楼广场的西北角,由美国艺术家Jim Sanborn和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密码破译中心负责人Ed Scheidt合作完成于1990年11月,花费25万美金。

“Kryptos”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意为“隐藏”,雕塑的主题则为“情报收集”,它是一座仿佛卷轴般的垂直于地面的巨大的S型铜屏风,又仿佛如一页从电脑打印机中打印出来的密码文件。雕塑上的“碑文”包含四段密文,每段密文由不同的加密方法编制而成。

雕塑的一半是由总共865个字符组成的密文,另一半是一个维热纳尔密码(Vigenère)表。Jim Sanborn曾透漏,雕塑的谜语中还包含着谜语,只有四段密文被完整解密后才能破解,丹·布朗的这篇小说,或者他的所有小说几乎都是这种逐层解谜的格式。Jim Sanborn宣称在雕塑落成时,曾将完整的谜题答案告诉了中央情报局局长William H. Webster,但在2005年1月wired.com的采访中,他称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完整的答案,他证实第二段密文中所说的“谁知道确切的地址?只有WW。”(Who knows the exact location? Only WW)中的“WW”就是指William Webster;而在2006年4月19日他又在雅虎的Kryptos小组(http://groups.yahoo.com/group/Kryptos)中宣布目前破解出来的第二段密文是错误的,建造雕塑时,为了美观,他去掉了密文中的一个字母,所以密文中的一部分应该破解成“XLAYERTWO”,而不是过去破解的“IDBYROWS”,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对我来说这是天书,对丹·布朗恐怕也是。丹·布朗是臆想派,不是技术派。

在《达芬奇密码》中丹·布朗就涉及了这个东西,《达》的小说广告中声称小说本身包含了四个密码,能解开它们的读者将获得一笔奖金,事实上秘密的答案其实就藏在书皮上,书皮上倒印有纬度和经度的坐标,在纬度坐标值加上一度便得到位于弗吉尼亚的中央情报局总部的坐标,也就是现在《失落的秘符》故事的附属发生地。丹·布朗试图解开Kryptos之谜,就像之前其他很多人曾经干过的,包括中情局自己内部人员以及国土安全局的等等,但他并没着眼于这个雕塑本身,而是将它当成个附属品,小说家的聪明之处,所有的答案直指一个确切的地点,他会跟你说,暗示的口吻,但答案是《圣经》,这点我可以剧透。

文中提及了《新约·约翰福音》中开篇的第一句话(我在动画《骑士》中也听过一次):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

按照英文版,这句话直译就是:在最初时刻只有言辞,语言与神明同在,言灵一体。

我想这一句肯定对那些中世纪甚至更早以前的魔法咒语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至少是推波助澜,或者我们可以说,在从古猿到人的转变中,语言的产生无异于魔法,就像高科技之于落后文明(A.C.克拉克说的),而这个印记必定深深地烙于人类代代相传的基因中,这就是为什么“言灵的力量”这种看法普通存在世界各地文明的文化中,就比如我们这一句“小心说话,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一直下意识觉得丹·布朗的兰登系列是科幻小说,或者说伪科幻小说,此次提及的意念科学(换句话说就是言灵的力量),甚至避实就虚地言之确确,更是加深了我这种印象。作为世界一流的畅销书作家,他有足够的自信并将自己的自信带到小说的叙述中去,将小游戏串到大游戏中去这样的技巧他也已经达到卖油翁的水准了,写作的步骤仰或我们说的解密的流程已是流水线,他要做的就只是天衣无缝地将自己的臆想恰如其缝地嵌进最简单的故事里,并使之在他人眼中现出波澜壮观之感但又暗示之于历史本身愚昧众生将毫无察觉,就好像一个未来人写的的穿越小说。这不过是本借着收集资料的职务之便、白人以外加了黄人黑人为了拓展市场占有率而努力的丹·布朗版《国家宝藏》,布朗心中一定会默念,撞衫的事,对不起了,凯奇兄!了不起的纤维商品。
  评论这张
 
阅读(10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