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ibregoods

find new genre, kill it.

 
 
 

日志

 
 
关于我

郭亮々。小说美剧动漫爱好者。

网易考拉推荐

夜店  

2010-01-02 14:03:02|  分类: all lives reserv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脑袋仍然处于缺氧状态。这个岛上的夜生活形同洪水猛兽,或者更加来势汹汹。昨晚先是接了个电话,就是上次那位告之我十二月初二将要结婚的朋友,按照他的说法我就是他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死党,他说,明天(也就是今天)晚上来他家吃饭,命令的口吻,我说好。我以为就这么结了,不多时,他又来了电话,说,马上到夜宴来。我听说过夜宴,我记得有部电影叫夜宴,并且认定是部关于吃饭的电影,所以我条件反射到,不是说明天晚上吗?他说,昨天晚上到我那去,晚上马上到这边,夜宴,他又说了一遍,怕我搞不清方位,那时他其实已经在坎门喝了二十多丁青岛了恐怕已经连自己的方位也很难掌握了,就在新车站这里,他说,吐字清楚有力,一向如此。所以,最后我明白过来,夜宴不是个吃饭的地方,是个唱歌的地方。当然,也不尽然,我去的时候他们在掷色子拼酒。他们指的,简单来说,那位朋友的朋友,没有一个认识的,但我确实赴了这场鸿门宴。不过到是有一两位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另一个唱歌的地方,凤凰山庄那边的好乐迪(或者佳乐迪,我分不太清楚,另一家在石井),去年某个时候,那天是村中庙宇上梁仪式后隔天(也许)增补的宴请(那天本村不少人没吃上,虽然好几十桌),朋友把我拉上他的摩托车后坐,那正是大热天的时候,我们吹着风压着马路,在山路上狂飚回县城,进了那个所谓唱歌的地方,他叫了他那些我不认识的朋友,同样是喝酒的借口,现在,我是说昨晚,他们中的一个,精瘦的就像个猴子,他说那时我们见过我死活记不起来,他说,我的习惯是朋友见面一定要先喝三杯,我跟他干了三杯,心想着他究竟有多少朋友居然还没有喝到发福的程度,他已经坐回一旁的沙发跟另外两个我不认识正在假装睡觉(持续了整个过程,据说是东北人口音也挺像)吹嘘自己刚刚跟新认识的朋友喝了三杯酒,之后他抢了话筒,大约是一个小时后事情,跟另一个唱的很棒的家伙(也将在十二月初二结婚)唱起了伍佰的《突然间的自我》,演唱会版,里面伍佰说到要喝三杯酒,我这才想起刚才那只猴子的台词怎么这么耳熟,结束后,猴子抢着去刷卡,一千八百多,我听见,但不清楚最后谁付了帐,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抢着付钱。社会主义好。原先我并不打算喝酒,朋友递上酒来时,我说,我已经喝了,还是白酒,他说,白酒,你在壮阳吗,我说,陪爷爷奶奶喝的,他说,他们很久都没见了,我说,他们每顿都喝,中午晚上,所以有时我陪他们喝一杯,他们很能喝,他说,你晚上一定要喝。关于烟,也是这样,你一定要抽,他说,忙着掏中华,其他人也是,忙着掏烟倒酒给我。我喉咙一向都不太正常,拒绝了一次,第二次只好乖乖点上,但只是夹在食指中指间让它自生自灭,每次浪费掉一根中华,我就默念着,我大概浪费掉了两块或三块钱。一个若大的包厢里,两张大大的玻璃台面桌占据了大半面积,燥热的空气中有十六或十八个人,加上一个收拾空酒瓶、起子用的游刃有余的漂亮坐台小姐,点唱屏被暂停着,只有摇色子和猜色子点数的声音,以及喝酒声或其它不明所以的燥热声响,一到场我就觉得又降临了另一个星球,不适合我的肺叶的空气,就是现在我仍然窒息着的缘由。我接过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上,我接过酒,往自己的嘴巴里倒,然后抬头不时看看那个漂亮的坐台小姐,有人在嚷嚷她畅销的很,说的很像一件商品,很受欢迎,隔壁某某包厢今晚就点名要她,可惜迟了一步。小妞优雅,陪着喝酒的时候仍然优雅,从容不迫,把在场的朋友的女性朋友都比了下去,至少那身制服就很是让人觊觎。朋友的老婆也在场,是个幼稚园教师,在上一次唱歌的地方就认识了,不过几乎没有过对话。我喝喝酒浪费浪费烟看看坐台小姐,然后去厕所接了个电话,是个小弟的电话,姨丈家的小鬼,昨天去的家具店就是姨丈的朋友,姨丈也是一道去的。电话从杭城打来的。小鬼元旦没回来,但现在想回来的要命,听说我在这边和朋友喝酒时,就嚷嚷着杭城的KTV都爆满了,没人一起嗨啊,想回来但又不想住家里,住女朋友家恐怕也不行,朋友家也不靠谱,但就是想回来,不过碰上节假日的人流量只怕车票又很难买到,总之就是仿佛哪也去不了,难受要死。说没地方住吧,他家倒是市区有房子,还有一栋不错的别墅,年底正忙着做景观设计,主要烦恼的大概还是家庭结构吧,父母离异,现在的继母就是我的小姨,最近又收养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妹妹,反正,从血缘关系上看是挺复杂的情况。聊完后,继续浪费烟,渴酒,看小姐,中途有人叫了一大盘的棒棒糖,被抢一空,有人挑了个草莓味的给我,被我放到一旁,他们继续猜酒,但已经有人唱起歌来了。几首歌后,散场。但朋友说,待会还有节目,那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只当了是开玩笑,待会夜宵你一定得跟我来,他说。出了夜宴门口,他又跟我提起夜宵,我说,开玩笑吧你,看看他鼓鼓的肚子,现在我想想,也许是真的夜宵,也许只是找女人睡觉,我摸着明亮路灯下的黑暗仓惶逃离,不顾身后那清晰有力叫我名字的声音,就当是假装没听见。这个岛上的夜生活如雨后春笋,先是新车站附近,夜宴、风暴、维斯特(这里去年庆新年的时候因为花火发生火灾挂了个人)等等,然后是榴岛大道,0576、大浪淘沙等等,再然后就是现在我家附近的双港路,歌曲9号公馆(据说装修花了几百万但营业执照却仍未批下来)、曼哈顿娱乐会所、6+1娱乐会所、钻石年华、以及就在我家隔壁前几个星期才拆除绞索架的一栋外表被刷成蔚蓝色的建筑,虽然内部装修还未开始,招聘广告便已经开始了,以“红番茄量贩KTV”之名,很不幸我发现我家坐落于Hell Mouth,即便这个燥热地狱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你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小小的岛城竟然有那么多的夜店,可能是这个国家里夜店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吧。今晚将不用去夜店,只不过去朋友家,但恐怕仍然凶多吉少。如果我信教的话,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