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ibregoods

find new genre, kill it.

 
 
 

日志

 
 
关于我

郭亮々。小说美剧动漫爱好者。

网易考拉推荐

昨日复昨日、何其多昨日  

2010-08-01 20:56:45|  分类: all lives reserv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0721何其多昨日

昨日父亲在经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车程之后在凌晨二时到家(前日是七时出发的车子),当然,从岛上的家到这里另一个家,每月定期(通常是月底)到此处理店铺租赁的收款事宜以及过往在这周边城市客户欠款的收款事宜,很是辛苦,这是昨天开始的第一个事件。

原本预定的周二半价场于是放弃,原本这回打算是去世纪世留的新电影院,那两栋一体的建筑在窗外是可见的,街心花园却不见,距离问题;但去了超市购买食材,过去几日里的雨水半路旁仍未上盖的蓄水池(暂时这么称呼)填的满满的,其中一个蓄水池旁诡异地倒喷着泉眼,我怀疑是不是水管崩裂,另外一旁宽广的绿花带中小水塘的荷花正开着,红的白的均有,小区南边的池塘中应该也是盛开着,不过多已经许久未去看过;超市二楼入场处,冲值话费费了一些时间,因为自动总值机一直将钱吐出来,大概那张绿钞过于陈旧,最后一旁服务的小姐终于没忍住,过来,我跟你换一张,于是一切顺利了。然后才是进超市购买了大约七十块的食材。

筷子大约总共有十九双左右,如果加上那双超长的可用来夹面的共用筷的话就是二十双,但我没有。一直以来,做料理,虽然每次料理料理并非真要用到筷子,用汤勺吃饭的经历可能更多(料理成抖饭样的料理),但一旦用到筷子,使用过的就要与未使用过的分开来放,这样积了一段时日,昨天也终于用光了过去的筷子,微微数了一下(昨日和不久前一共数了两次,因为总对自己的记忆堪忧着),大约是十九双,也就是38根细竹杆儿。其实玩这样的游戏儿是这个人生的第一次,一个人住的久了,也就会找出许多一个人的趣味玩儿规矩。

中午与父亲共饮了两瓶百威,其中一瓶是冷藏过的,父亲说混着喝,也许我更偏好冷藏的,尤其是在这夏日里,但也跟着冷暖混着喝了一阵。百威可能是我相当喜欢的啤酒牌子,泡沫又多到让人难以置信,不过一般却尽捡了些便宜牌子的啤酒喝,因为价格会贵到一倍以上。然后跟父亲聊起了岛上的过往。那是座多山的岛,其实是丘陵,因为历史遗留,一座座的山经由村大队分给某某户某某户而得不同的名字,比如说这座山是某某家的山简称为某某山,听起来很古风的命名法,当然也有些山是例外,比如说一座山被叫做老虎山,其实这座岛上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老虎,最早前是打算在这群山的其中一处建个动物园,最后没成行,所以说就算是关在动物园中的老虎都没有,还有一座山叫做南京人,以前以本地的方言称呼这座山,lan-kim-lan,压根儿就没觉得会是南京人,现在听说是因为这座山上有一座坟,里面据说是埋了个南京人,所以山也就被叫做了南京人。然后聊起了岛上的植物,现在到处都是樟树,被鸟播洒到到处可见,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处可见的是一种叫苦耐的树,据说是树皮苦不到堪言导致虫子避而远之从来不滋生虫害的树,不过这树其实很招惹十七年蝉的喜爱,我的印象中许多的蝉,大的小的黑的赤的粘满整颗树叫个不停一踹树杆就下一场尿雨消失的一只不剩,当然还有许多的天牛独角仙甲虫之流也是爱的不得了,但这种树现在却不多见,但七十年代以前却是到处冒出来了,据说是因为苦耐代表着以苦出生的毛,七十年代毛一去也就跟着去势了,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当然有一番蹊跷;然后说到最近兴福寺倒下的那颗三百年枫树,据说五十年代在岛上的那个王府庙旁曾被砍掉了一颗参天枫树(现在只剩下一株比较大的香樟),据说因为是风水树的缘故,原本树下方处的十七组(我忘记大概的数字大概是这个组)的余姓死了大半,不过,按照科学的说法,大概只是得了麻疹之类,但也许像枫树这样的树原本真的会有杀菌的能力谁知道呢;而得病毒的松树则是另一个话题,虽然山上大多是马尾松,但还是夹杂着另一些品种的松树,在以前,父亲那个时代,山上的杂草都被拾个精光,而树呢都是小字辈,找根做凳腿子粗的都甭想找到,现在山上的草不再有人找麻烦,原来的优良品种已经死绝,而凤尾蕨之类的已经长到一人高,十几年下来突然长势喜人的松树,祖先坟地旁以及祖父后山等地的,则突然间又陆续由里坏掉,然后被虫啃了个精光,父亲坚持说死因并非蛀虫而是外地传入的某种松树病毒,谁能说没有一点儿可能呢;最后还有说到花桐,一种泡桐,长的相当之快,据说并不是本地的树种,只是突然冒出来,也许是小小鸟儿带来的,这种长势很快的树,树心一开始其实是空的,长到大了空心才慢慢被填上,小时候一群小伙伴去爬过这样的树,结果其中一位爬上去抓牢一条看上去粗壮的树枝,结果却连带着那树的肢体一同坠地,摔得不清,好一阵子都吐不出气为更不提半个字,一度我害怕他会不会因此丧命,自然没有,如今他也结了婚估计后代都在路上了,只是每次碰见他旦凡提到此事他便抱怨起那样的事件影响了他日后长高的行程;爬树的糗事谁没有,我自然也有过一次,爬到一颗橡子树上,不是摔下来,竟是腿夹在树叉之间下不来,当时甚至有了废掉那条腿保命的疼痛思考,现在想来,那样的昨日就是一个个选择与被选择的众多昨日之一。

接着,昨日下午看完了The Big O这部片山一良监督的动画,这部动画共分为两期,在两个电视台播出,其中之一是WOWOW,现在的WOWOW原创动画部门似乎是关闭了,汤浅政明的《海马》大概是闭门大猩猩,那是2008年的事情,因为严重赤字而做出的决定,这样一来2009年质量突然堪忧起来的动画业界,现在想来于此并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大约花了十日左右断断续续地看完这部动画,并早早刻了DVD光盘,其中前25集置于一张光盘,最后的一集与高桥良辅的38集苍之流星刻在一起,但却在拷贝的时候出现了“数据冗余”的现象,一般来说跳出“数据冗余”的提示框意味着刻盘失败,但由于我的坚持,在指定盘中按了多次ctrl+V,结果居然就平安无事地拷贝了下来。The Big O第一期与爵士乐的搭配以及复古感的世界观设定让其特点突出,然后第二期从单元剧模式加强了连续性,而且淡化了爵士配乐,反而让其变得不再那么突出,少了份唯一性感觉,音乐对动画的改变,即便是相同的世界观,音乐改变的影响却是如此之大。

然后在晚八是左右看完了劳伦斯·布洛克的《杀手》,这是杀手凯勒系列的开篇,用了四天断断续续看完,十个故事,几乎是短篇故事集的感觉,Keller和Dexter该crossover一下,拍成美剧绝对没问题,一共四季,这第一季都规划好了,十集,HBO的标准。

然后开始看镖客三部曲(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叫)的最后一部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1966年的电影,故事讲的却是更早之前,差不多100年前的事情。父亲跟着看了一半左右,在此之前他在外面夜游了一番,晚上时间我则极少外出,而他就算是半夜有时因为睡眠问题也会突然开门出去行走一番;因为总共有三个小时左右,当时窗外可能下起了点点小雨,却没有一点风,大概并不是父亲特别喜欢的类型于是找了热的借口,跑去自己的房间打空调了,这个夏天我自己却是一次也未打过空调,生怕自己生出某某依赖症状,就算是电风扇也是有的极少。看完电影大约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以后我也许会把伤心的奥奇·史坦顿用来当作指桑骂槐的暗语。

在前一天晚上相仿时间,大约是十一点一刻之前,我点开一个BT种子,是个叫Rio的AV女优的Rmvb小合集,总共大约3.8G左右,开着笔记本下到昨日凌晨六七时左右,我完全忘记了正确的时间,花了一夜,以大约200的速度,一早起来已经下的差不多了,大约是九部每部大约400M(大约均是2个小时的AV)的打码影片,只有其中代号为XV-817的一部AVI(唯一的AVI)仍然以十几的速度像是肾脏有问题的男人缓慢流着,至今也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进程,而笔记本大多时候我都是连在电视上方便看电影动画,上网的机会其实短短。Rio是个混血感觉的大美女,就像前面说的,可惜影片都是打码的,但其实也并不防碍。我起床,因为晨挺和Rio顺势打了个飞机,然后冲了个凉,开始了新世界美丽至极的一天,就像一开始说的,放弃周二半价场,去了趟超市购买食材,回来时逮住站在电梯口准备外出的父亲,一起吃了顿吐司早餐,他饮的是白开水,而我饮的是由南瓜汁调和橙汁。南瓜汁是味全推出的全新品种,单单喝起来的诡异味道可能会让人受不了,我购买的是九百毫升的橙汁与三百毫升的南瓜汁,但调和的时候肯定不止三比一,可能夸张到五比一,也许最后橙汁都喝光了还会剩下不少南瓜汁,不过也许我会在最后一杯中完美地把它们全都干掉,谁知道呢。

最后,今天是一个Day 3。昨天其实是戒网的第二天,当然说是戒网,其实只是不上豆瓣而已,但碰到联网的机会,电驴、迅雷或是优蛋还是照样会开的,因为感觉自己产生了某种觉悟,就是,因为一个人生活的缘故,突然发现自己其实越来越没有开口的机会(跟父亲聊天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声音陌生甚至有些被美化的可怕不自觉感),但心理的话语其实也不见增多多少,过去多少升水如今还是一样,现实中的话语不过是转移到了豆瓣的我说上去了,有时一天下来会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推荐了十几二十个网址或瞎扯蛋了好几通经过一番琢磨的句子,好似看到的是另一个自己,另外强迫症似地翻阅广播其实也浪费掉了不少时间,每天两个小时或三个小时,我不知道,总之是件挺让人羞愧的事情,于是就有这样的念头,至少收敛一点吧你个混帐东西。这样也许会让心语更加丰富一点,也好现实地做更多一点事情,特别是《荒野时代》的修改进程——剧情几乎又变了个大样,主要是说减少了更多的虚幻感的努力上,在前天第一部分前半约2000字的变动后。就昨天一天看来,表面上确实是让人印象深刻。

于是,今天是人生的第9630天,戒网Day 3。

100722做着奇怪的梦

做着奇怪的梦,大提上就是破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又上起了豆瓣,而在梦中那仿佛永恒的一刹那间,我置疑了自己的控制力,自控能力,并为此感到深深的羞愧。如此真实感,以致于今日里几乎时不时地想起这个并没有具体形状地梦。

对自己进行系统性的整理想必不可以是坏事,比如说今天,其实就在之前洗碗时所想到的一点:也许所谓的改变,就是彻底毁灭自己的现状,而且不管是往好或坏的方向发展,只要这么去做了,总会得到一些被称为新鲜的东西,让人记忆深刻的存在理由。

昨天开始看劳伦斯·布洛克的杀手凯勒系列的第二本《黑名单》,到今天大概看了三分之二左右。昨天看了两部电影,都是R5版本的,The A Team和Killers,很怪的是,我觉得这两部本年度的新片在本年度中都有相对应的相似影片,分别是Losers和Day and Knight,相比起来一胜一负:漫画改编的Losers节奏很有问题,而The A Team几乎是没一点废话;而Killers可以说是婚后版Day and Knight,除了演员年轻靓丽外,其实没多大优点了,应该是走喜剧向的却打算在正常边缘徘徊而造成的失败。今天看的电影是波兰斯基的the ghost writer,原作没瞟过虽然有中文版不过看过原作者的《庞贝》还是相当喜欢,影片几乎是从水中刀开始一脉相承的清冷感画面,契合的配乐,虽然由于没看过原作但也更因为如此避免了认真的即时剧情梳理只专注于影片的观看,政治阴谋论,虚构历史,也许没多少本质内容可以疏离,但从电影的角度来看却是相当不错的一部悬疑剧。

然后昨天看了一部全6话的OVA,北久保弘之监督的GOLDEN BOY,可以说这种带点Kuso的故事在监督之前的作品机器嘉年华与老人Z等作中都是一脉相承的特色,系列构成可以大加称赞,最后一话其实是动画人自我鼓励的一种姿态动作,然后你会发现前五话所有励志的奸情其实都是为了最后一话更励志的动画制作历程做的铺垫,漫画原作者,所谓的“前叙事后哲学”风格而毁誉参半的话题漫画家,江川达也也客串了声优。今日则看了另一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2话OVA,笹本祐一原作的ARIEL VISUAL(SCEBAI最大の危機 前后编),应该是上接三卷有声文库版的,后面还有两话OVA后续(DELUXE ARIEL)未看,单单这两话看来,一个名为SCEBAI组织三人少女驾驶美女人型机Ariel与尖耳外星入侵者的怪兽机的都市攻守战,第二话开场的介绍字幕形式是抄了下星球大战的致敬,但动画本身却应该是对EVA有过积极影响的,照我看来甚至是莫大影响,甚至把后者归为变向抄袭都无过。

今天回顾了一下Caprica的Pilot,注意到Adama家的主题配乐(在BSG中一开始是adama父子后升为adama一族后升为全人类的主题)在本集的最后父子间对自己家的姓追根溯源时悄悄响起了一小会儿。

回顾这两天打下这些字时的现在正在听的是Roemary Clooney 1956年的专辑 Blue Rose,Duke Ellington和他的乐队伴奏,专辑录制时Rosemary Clooney正怀着小宝宝。虽然不是女人,但试图这样猜测一番,女人怀孕基本上就跟酝酿一个梦差不多吧,而且这会是个梦想成真,当然,不等这个梦在现实中成长起来到最后是不会了解到是个美梦还是恶梦的。

另,依然是《荒野时代》第一部分前半,做了约一千到两千字的变动。

100723大暑

6月17入梅,7月17出的梅,而今日已是大暑了。南方则正是台风天。

在醒梦过程中多次醒来,每次醒来之前必定是在一个梦中,一些注定并不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梦中。


100724


昨晚有个饭局,但最后却没来几个,事实上除了父亲和我就只有另一个开皇冠的小巧玲珑家伙,三十七岁(人生的最佳温度)但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三十的那种娃娃脸(以及身材)。一桌大约四百多的菜肴最后大半只好打包回来,酒店是大方圆,就在新颜东路靠近新世纪大道附近,这是分店,去年才开的,在方塔街还有一家。昨晚父亲喝了一瓶黄酒,早上于是煮了点粥,就着昨晚剩下的长江鲈鱼和百灵菇吃了一顿,冰箱里还剩下好几只油炸麻雀(吃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太残忍也许我该丢掉、炸虾以及几块牛排,都是装在那种微波炉用的精致方形PP塑料盒,清洗后再利用来装水果是相当不错的容器。

然后在这边逗留了四五日后父亲决定回岛上去,早上九时五十左右的车,并非直达,而是到路桥,车程可能需要五六个小时,回到倒上可能就要到晚上五六时了。在写这些的时候,父亲的车差不多还要半个小时就会发车。

就在刚才,一个保安过来敲门,时常见过,当然还是老问题,一辆停在我家车位的无牌银色奥迪,我也时常见到它。因为车子都开到岛上去了,这里没留下一辆,其实我也揣着牌照但几乎好几年都没开过车的无车爱好者,大概是车位长期开着,于是有人就趁虚而入了。保安倒不是因为车子可疑来敲的门,也许是住户朋友或认识的人的车呢,他是这样考虑,他来敲门是因为车子的刹车尾灯一直亮在那里,从昨晚一直到现在,很显然是在耗着电瓶的电量,保安当心照这样下去车子恐怕就发动不起来了。总之是因为好心。上一次,很久以前了,也许是一个月前或更久一点,那一次我们通过门铃的监控(已经坏掉)传迅系统也有过一次类似的对话。不,那不是我家的车,我说。

对面邻居家的阿婆也过来凑了一下热闹,大家伙聊了会儿天,阿婆问你家住几个人啊,我说父母现在不在家,就我一个,她问那你老婆呢,我说还没呢我才二十几岁啊,她说好找了好找了要不帮你介绍一个?老人家啊!不过母亲也是这样的心态,每次过来也会不停地询问要不要找个姑娘,好像自己搞批发的似地,不过至今为止,安排的相亲我是一次也未去。从这点看来,我是大不孝顺的,不过,一个人生活对我来说比较容易些,除非真正爱上某人那就一直这样的生活好了,我觉得相当地符合自己的心境。

楼上的钢琴声不停地响起来,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女人或女孩或小鬼,估计,从刚开始的学习程度到如今已经是弹的颇为熟练了,真希望她能弹点爵士乐。


100725夏风狂诗曲

有一首歌叫“秋風の狂詩曲”,是一个被吉它电死的天才的歌,在这里稍微借作标题。风极为狂躁,充满野性,从窗户灌进来,不知道跟南方的台风天有没有任何关系。

昨天看完保罗·崔布雷的小说《消失的相中人》(The Little Sleep),故事的很像一部叫侦探马龙的电影,都是在现代社会背景中上演复古元素,而且从标题中的元素看来都有向Raymond Chandler致敬的意思,书和电影都是2009年出版的,一个好大巧合。看完了《消失的相中人》,看了大约二十页左右的大卫·格恩《迷失Z城》,关于探险家珀西·哈里森·福塞特的故事,接近于传记文学,他被认为是“最后的个人主义探险者”、“维多利亚时代最后一位杰出的探险家”等,这里的Z城所指便是亚马逊雨林中某座神秘的黄金城,今天断断续续又看了一些,引人入胜,关于亚马逊,绝对是让人心往神之,但并非能让人设身处地感到愉悦的地方,也许我该用Google地图来完成那些未尽之旅,上一次看到关于亚马逊的故事,除了星野之宣的一个短篇漫画,就要追溯到小时候看过的哈尔罗杰历险记的其中一个故事,博物学家兼探险家无疑是任何时候让人憧憬的职业。在《迷失Z城》的第12章“上帝之手”中两个探险家福塞特和默里的丛林之旅,一个热带雨林探险家,一个极地探险家,他们的旅途事故和结局简直比电影都好看。

100726台风天

风势果然跟台风天是有点关系,虽然离得这么远,东南风仍然是吹得很烈。

今天大卫·格恩的《迷失Z城》看毕,根据流行的说法,亚马逊是个伪天堂,但大约在一个世纪前,一个人开始了对这座丛林的趋之若鹜并最终消失其中,P.H.福塞特上校之所以成为传奇,有一半原因归功于剩下人们的猜疑与行动,他成了亚马逊丛林中的一只薛定谔猫,不过有一点,关于探险的精神是永远不朽的。大致要表达的就是这样。

昨天一气看完了由藤田和日郎的漫画《潮与虎》改编的全十话OVA动画(外加Comic Deformed Theatre即CD剧场,共三话很可爱的Q版,各话标题由藤田和日郎题字,每话十分钟左右),监督汤山邦彦,监督辅佐池端隆史,人设·总作画监督松原德弘,音乐鹭巢诗郎(1~6)、若草惠(7~10),音响演出三间雅文,少年与虎形比卡丘的除妖轻喜剧也有热血让人落泪时,每集不同的中场过场动画都做的相当可爱,总之是做得相当用心也改编的相当成功的动画。另外一气看完了十三集的Angel Beats !,原作麻准枝(差不多可以说是矢立肇那样的团体了不仅负责脚本连音乐也一并负责虽然口味并不出众但跟动画搭配起来还是不错),监督岸诚二,死后的世界战线,本年度玩得最尽兴动画。

而今天则看了三部鲁邦三世系列的TVSP(各一个半小时左右),再次确认了Car Chase果然是鲁邦三世的招牌菜之一啊,另外当然就是阴谋论了。另外还看了一个约二十六分钟的OVA変ゼミ(变态生理研讨会),变态研究专业学生与教师的奇闻轶事,真有变态研究专业!?OPED看起来颇有点汤浅政明的风格。

100727朝三暮四

前面漆黑的农村商业银行大厦晚上没有亮起霓虹,但玻璃墙面倒映着街灯仍让它看起来像是透明的一样。昨晚它变幻着各种花样的霓虹,像是各种不同样式的喷泉,漂亮的很。

今天虽然是惯常的周二半价场的日子,但想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接下来的整个八月,都是个毫无意义的例习。接下来的整个八月,新开业的卢米埃影城(是个法国名字)的电影将都是半价的优惠。

0810出门,1110入门,期间就是三个小时。如果说新世纪大道是条主河道的话,河道上游江河支流众多,严肃点说有黄河路、长江路、闽江路、珠江路等等,而卢米埃影城就夹在珠江和长江之间,准确点说是珠江与长江之间的闽江靠长江一侧的泰山北路上,7月21日正式营业,预计则是六月开始营业,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还是被耽搁了,开业不到一个星期,也算是去贡献了一下,比起京门影城来说要舒适太多了,虽然看上去是在鸟不拉屎的一个角落里(尽管这样的角落里钱匮麦当劳一应俱全)。看的是玩具总动员3,3D(尽管多数时候摘掉眼镜看一样没问题),这是人生的第二场3D电影,第一场是大约70天前在京门看的,贡献给了驯龙记,阿凡达没赶上。

早上的三个小时完全浪费在压马路上。这个城市很多地标的命名相当之接近,比如说明日星城和明日星洲,中南世纪城和世纪世茂和世贸大厦。因为是住在明日星洲的缘故,前者的关系自然能分辨的清,电影院是在世纪世茂,早上的我则是兴冲冲地压着马路跑骈了世贸的双子塔,从长江路一下绕到海虞北路,中途与素不相识的电影城擦身而过,接着一路压到海虞南路,在步行街路口转弯朝向改造中的新颜路,途中穿过一个小区内的暂时桥,接着到了新颜东路进到大润发超高买了半打可乐一块肉两个洋葱打道回府。就这么晃荡了三个小时。原本是预定赶0940的场次,一早想着花一个半小时寻找影城应该是足够的,事实上如果不是擦肩而过,是绰绰有余的,但相似命名地标和自己事前马虎的地理预习让自己大大地吃到了苦头,其实也算上不上苦头,只是原先未有计划做三个小时的远足罢了。

下午则是1250出门,入门时已是1650,是四个小时。赶的是1350的场次,而且只留给了自己一个小时,差不多仍是原来的路线只是比早上的要短而已,所以有一种dejavu的感觉,因为又这么走了一槽,差不多花了五十分钟的步行,电影则是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左右,算上回来时花二十分钟理了个发(从原来爱因斯坦式的狮子头变成了Gibbs式的短头,上一次理发肯定足有3个月了),所以算起来,回来这段路大概也花去了五十分钟。

早上出门时是一种阴晴不定的天气,很适合漫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花上三个小时的最重要原因,这种天气在我进超市前甚至有种山雨欲来之感,但不过几分钟之后,出了超高天却竟然大放晴起来。而下午出门,仍是阴晴不定,看完电影踏出门,却开始滴下几小点雨来,等我从闽江路搭到新世纪大道,仍是小雨滴但毕竟相比已经不是一小点儿,因为前进方向的缘故或者雨落下的方向使然,T恤的背面竟然一点不湿,肩头以及面前的一片却是湿了个透,两边的颜色差异仿佛是脖子上前后套了两块不同的布,倒有点像牛仔在身上搭了块毯子的味道,而眼镜已经迫不得已摘掉,头发也直直地滴起水来(也是最后终于下了决心去理头的原因),看起来像极了个失恋之人,但事实上,这样淋细雨已经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也不管这雨是不是酸性的,会损伤个皮肤和发质,就个人而言,是快活得不得了。这点儿细雨来得悄悄去得悄悄,走到体育中心附近时已经渐下渐末。一开始,雨水让地面腾起一种尘土被溺毙的味道,但最后连那种味道都消失了,而现在路面却又随着我一路走来在不能感知的情境下一点一点地恢复如初的干燥,我的T恤也有渐渐干燥起来的势头只是远比不上神奇的路。新世纪大道旁,路面被砸碎,碎块被掘起,碎石水门汀被填下,等着最后的沥青上位,到处都是这样的生命阶段,仿佛一群蝴蝶蛹或毛毛虫,一并存在着,存在于不同的本质,这个城市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翻新时期,我在天光中仿佛经历了两个时代,入门时,夕阳甚至猛烈地燃烧起来,而脚踏之处的大地其实是一个生命的集合正经历的也许是完全变态的过程。这个世界显然是在变成一个充满各种漂亮蝴蝶的温室,我一边欣喜着,一边却又忧虑起来。


100801拟态

今天一整天的温度都维持在三十度以上,不停地去冲一下凉,都快拟态成了鱼。

就算是这样的大夏天,执着篷头将冷水浇下来仍会引起呼吸困难,看起来就好像是啜泣般一顿一顿的效果。谁会了解到冲个凉都可以伪装成哭。

到今天为止可以说戒了十三天网,虽然并不是必须的,只是觉得可以那样去试试,就去做了。然后又去翻起了豆瓣,这就是我在人间所谓的交流。不过现在看来,就算那样的交流其实抛去也不会觉得可惜。我到底是怎么了?无解。当世间的人都不为人,畜生的时代就将到来。现在不就是一个这样的时代吗?无解。
  评论这张
 
阅读(32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